我的时间不多。
我终必一死的命运也感动不了你。
My Dear Alfred……

© 寸青雀
Powered by LOFTER

【米英】一碗汤的故事

*成人米与学生英

*不是恋童癖哦~不是!


  亚瑟坐在餐桌前,第三次审视坐在他对面的男人。

  那个男人在喝汤,非常不专心的喝汤,与此同时,他也不忘记掏出手机——天呐这些自甘堕落为手机奴隶的愚蠢人类,发光的屏幕映射在他纤薄的镜片上,将他通透的蓝眼睛照的闪闪发亮,像是撒了一把碎星星,好看极了!

  哦天哪,等等!

  亚瑟刹住车,但不知道是否及时,但直觉告诉他不能这么继续下去。他怎么会认为一个男人的眼睛很漂亮、很好看还很吸引他!?

  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异样的视线,抬了...

【米英】阿尔弗雷德的英雄(恋爱)日志

亲爱的英雄日志:


  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些大事,我觉得很有必要记下来。

  几天前,班主任突击检查了作业。身为英雄,为了抵制这种非人道的行为,当然应该身先士卒!所以,我一个字也没写。不过,我想我的得力助手亚瑟他一定写了。于是我千方百计,用尽一切办法,用我的正义之心感化了他,终于把作业借来啦!

  从上课开始一切都很正常,非常的顺利。直到我发现,万恶的班主任她居然还要检查题册的封面姓名!

  上帝啊,这是个阴谋!她一定是针对我的!

  我疯狂得翻回封面,上面赫然写着“Arthur·...

今天听老爸和舅舅聊天,说男人吃、喝、嫖、赌、抽,肯定得占一样,否则就不是真男人。

我听完,联想了一下米英,世界的重量担当和工口大使……嗯,他们果然没有骗我。

【冷战组】想把他绑在射击场上射成筛子(欢乐向)

美.国:


“Oh Damn!!!谁来把这该死的锁链打开!”美.国怒骂道,双臂用力晃动试图挣断这些铁质废品。

“老天,真倒霉——”正当他还在射击靶上口吐脏话、怨天尤人的时候,一个白色的人影晃进他的视线,让他不由得屏住呼吸。

“槽儿,俄.罗.斯。”

不过真正让美.国紧张的不是俄.罗.斯,而是——

“你好美.利.坚小傻子,再见美.利.坚小傻子。”俄.罗.斯端起了手上的枪,轻松上了膛,紫色的眼睛透过那扇小镜子盯住了美.国的小心脏,露出甜甜一笑,手指扣住了扳机。

“FUCK!!!俄.罗.斯那个傻逼要开枪了!!!AK47?!你他妈在逗我!看在上帝份儿上,快他妈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...

【米英】晨间逸事

  阳光透过清澈洁净的玻璃窗进入屋内,房间被一片温暖充盈。因打扫而被激起的灰尘在金黄下显露无疑,不知为何多了几分梦幻,像极了童话故事里从精灵翅膀上抖落下的银白光屑。

  可爱的清晨,道路上的人还不多,窗外传来阵阵割草机的嗡鸣,透过窗子,我发现那是我的新邻居。 

  长着粗眉毛的金发绿眸英国人正在用水壶为花草浇水。他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和长裤,身前围着条旧的绿色布围裙。他的玫瑰开得真好,艳丽又茂盛,美极了。不像我的,花朵又稀又少。

  而另一位戴着眼镜的蓝眼睛美国青年,金发张扬,身材很棒,只穿了一件黑色工...

【米英】这是我的爱人

  *Emily视角

  *人设AU

  *微量女体米英


  高中同学间的例行聚会,今年和往年没什么不同,除了——

  “Hey!Emily!”

  “哦,拜托你小声点Alf,你快把我吵死了。”

  在我眼前的这位,Alfred·F·Jones,我的老同学之一。可能因为都姓Jones,我们关系不错,不少人把我们认成姐弟(明明我才显得更嫩好吗!),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如你所见,他很...

请把晚安吻给我~

“亚蒂~”

“你想干什么,阿尔弗雷德。”亚瑟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,裹紧了身上的浴袍。 

刚刚洗完澡,身上的水渍还未被拭干,散发着湿热的清香气息。单薄的布料紧贴着身体,凸显出主人美好的身体曲线。笔直的背脊,纤瘦的细腰,挺翘的臀部,以及暴露在空气中雪白而修长的双腿。

哦,令人血脉喷张,不是吗?

不过,亚瑟本人可没这方面的意向。

该死的工作压得他快喘不过气了,现在他只想赶紧上床睡觉,远离身边这个聒噪的混蛋。 

“没事的话,那我去睡了——喂、喂!放手,你想干什么!”

阿尔弗雷德突然从背后环住了亚瑟的的肩膀,扣住了他的腰身,将他紧紧箍在怀里。金色的脑袋埋进馨香的颈窝,温热...

让英雄来安慰你!

今天期末成绩出来了,意料之中考得不太好,这让你很失落。

“Hey!你一个人在这儿干什么?”

一个活力满满地声音闯进你的耳膜。下意识地抬头,是男孩儿熟悉的金发。

“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,英雄会帮你解决一切烦恼的哦!”

Alfred双手叉腰,仰天大笑,声音十分刺耳聒噪,意气风发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。

你慢慢地瞥了他一眼,幽幽地叹口气,向他说明了原因。


“啊,因为考试吗!”他惊讶的大喊,“英雄家的考试从来只有等级,没有分数的。王耀那个家伙,债催得那么紧,考试也这么严格!”

Alfred双手抱臂,义愤填膺的背过身去,在哪里嚷嚷了半天。

头一转,见你还是没什么精神,神情有些慌,亮蓝的眼睛...

电视台的早间日常 (电视台工作人员设定)

亚瑟觉得有些恼火。

今天他休假。没错,一向实行高压政策的他决定给自己放放假,休息休息。因此,昨晚他还搭夜车赶完了一个节目企划,两点多才睡下。所以,他的生物钟出了点小问题(最起码对于他来说是的)——一向六点准时起床的他今天早上六点半才醒。

但这都不重要,好死不死的是,他连红茶都还没喝上,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——电视台需要他去顶一个早间新闻的主持。

本来这事儿不该他管——他从去年开始就主动从台前调到了幕后,当起了节目编辑。

但是最近台里新增了几个节目,原先早间新闻主持之一的托里斯和其他人一样被调到了别的地方,人手紧缺。所以目前台里工作经验丰富、能力强又有档期的就只剩下亚瑟了。

“该死的,”...

独立之初

鲜红的玫瑰开在1776

你要走可我无力挽留


大雨倾盆打湿红色军服

你的枪口指向我

硝烟的硫磺味道残留

你举枪的手在抖


我质问你为何要走

你开口说为了自由

那就冲我开枪啊

我绝不承认你那可笑的念头

反正我本就在黑暗中行走

不被爱的人依旧是我

被抛弃的人也还是我


恍惚间我徘徊在明暗两者中

左边是举枪的你

右边是恸哭的我


无声的呻吟将寂静打破

鲜秾的血色被昏沉的夜遮住


鲜红的玫瑰开在七月之初

这次你徒手将它摘走


   #一小块糖#

“呐,亚瑟...

1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