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时间不多。
我终必一死的命运也感动不了你。
My Dear Peter Parker ……

© 寸青雀
Powered by LOFTER

【邪簇】对象心里总对自己没点儿逼数

一个没营养的段子...

“黎簇,你觉不觉得,咱俩的关系特像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里头的大叔和小丫头。”
“呵呵,你这个描述不准确。”
“不像吗?”
“咱俩像《霸王别姬》里头的老太监和小豆子,美少年惨遭老变态荼毒。”
“嘿这逼孩子——咱俩怎么说也该是段小楼和程蝶衣吧。”
“呵呵,你跟苏万称兄道弟去吧,我不奉陪。”
“哎哎,你过来看着我,我难道不比张丰毅年轻时候帅吗?”
“你拉倒吧。”

END

老男人总喜欢找小对象并且总对老夫少妻这个词有奇怪的认知。

【昊磊】论直男友谊的起源、发展及质变-1

余淮×黎簇(因为他俩都高中,好瞎编)
校园小片段

Part 1

余淮刚迈开腿,黎簇就扯住他校服,“去哪儿啊?”
“厕所。”余淮把他手拽下来。黎簇还趴在课桌上,脸圈在胳膊里。
“我也去。”他闭着眼爬起来,神游似的撞上余淮的背,俩胳膊搂着他脖子,脸搁在他肩上,拿脚尖抵着人家后脚跟。两人就这样一步一步挪到卫生间。

从卫生间出来之后,黎簇原样扒在余淮身上,余淮问:“你洗手了吗?”
黎簇眯着眼好像思考了三秒,“没有。”
“撒开,洗手去。”余淮把他扯下来踹回卫生间。
水声哗哗淌了大概三秒,黎簇出来了。他这回整个挂在余淮背上,两腿往他腰上一夹。余淮非常自然地找手一接,背着黎簇回班。

Part 2...

【邪簇】对象没安全感会导致长夜无眠还话多

吴邪本来和小哥胖子在福建深山过得挺稳当,不成想城里来的黎簇在他跟前转了几圈,他魂儿就没了,当即一拍大腿,养个几把生,老子乐意当风流快活鬼!

大概就是这么个背景。

正文开始。

吴邪盯着黎簇一个劲儿看,好像过了今晚人就会跑了一样地看。小孩儿到底见识短,见了他这样的,迷一阵也很正常。只怕自己哪天老喽,吸引不住人家了,到时候再抹着纵横的老泪,那就丢人了。人还那么年轻,怎么能吊死在你这棵老歪脖子树上呢?

“吴邪。”黎簇后背朝着他冷不丁喊他一声。吴邪回过神,黎簇翻过身朝着他,眼还闭着,“你胡思乱想什么呢,吵着我了。”他没睡醒,嗓子还有点儿哑,像猫一样在喉咙里呼噜呼噜的。
“你别不是怕黑吧,这么大年纪...

古典诗词绝对是黄文创作的最佳灵感来源,没有之一,其威力堪比无限宝石。

【邪簇】衡水无芙蓉

  黎簇背对着吴邪,坐在床边擦头发。他下半身只围了条浴巾,两条长腿大咧咧地支在床沿儿上,只能说是风光大好。上身光裸,后背薄薄的肌肉不时绷紧、颤抖。青春与活力就蕴藏在这具身体里。
  生命啊,年轻啊。吴邪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像那些保养年轻小姑娘的糟老头儿,他想起来了马茂年,如果自己哪天也弄了个半身不遂,阵仗闹得指不定比他还大。毕竟,自己身边看着的是个真妖精。

  吴邪就这么盯着黎簇的背,他想起来了宋朝《出水芙蓉图》,想起来了里头半开的荷花,跟这小孩多像,鲜丽又带着一股子野劲儿。那双自愿为他张开,又因快感蜷缩夹紧的双腿,就是两片半卷半开的荷叶儿;那挺拔却又因他无限弯折的腰...

什么事也没做,也不想做也不会做也不能做……

等等,真的不会做吗?

不会吗不能吗?

只是不想,不想……

懒!懒!懒!!!

堕!!!堕落!放任自己,你凭什么有这种想法?你能吗?懒筋都他妈烂到骨子根儿了!成天满脑子净想些没用的垃圾!烂泥一滩糊都糊不上墙!

除了花父母钱糟蹋父母心你还能干什么?

废物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+++++++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觉得发泄糟糕情绪对我的糟糕情绪并没有什么缓解,但是这应该是有好处的。

我的烦恼不多,很少,就那么几个,人人都有,但是却是我仅有的、最大的烦恼。

我还有一年时间,我想解决它,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,不知该怎么做,不...

【米英】一碗汤的故事

*成人米与学生英

*不是恋童癖哦~不是!


  亚瑟坐在餐桌前,第三次审视坐在他对面的男人。

  那个男人在喝汤,非常不专心的喝汤,与此同时,他也不忘记掏出手机——天呐这些自甘堕落为手机奴隶的愚蠢人类,发光的屏幕映射在他纤薄的镜片上,将他通透的蓝眼睛照的闪闪发亮,像是撒了一把碎星星,好看极了!

  哦天哪,等等!

  亚瑟刹住车,但不知道是否及时,但直觉告诉他不能这么继续下去。他怎么会认为一个男人的眼睛很漂亮、很好看还很吸引他!?

  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异样的视线,抬了...

【米英】阿尔弗雷德的英雄(恋爱)日志

亲爱的英雄日志:


  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些大事,我觉得很有必要记下来。

  几天前,班主任突击检查了作业。身为英雄,为了抵制这种非人道的行为,当然应该身先士卒!所以,我一个字也没写。不过,我想我的得力助手亚瑟他一定写了。于是我千方百计,用尽一切办法,用我的正义之心感化了他,终于把作业借来啦!

  从上课开始一切都很正常,非常的顺利。直到我发现,万恶的班主任她居然还要检查题册的封面姓名!

  上帝啊,这是个阴谋!她一定是针对我的!

  我疯狂得翻回封面,上面赫然写着“Arthur·...

今天听老爸和舅舅聊天,说男人吃、喝、嫖、赌、抽,肯定得占一样,否则就不是真男人。

我听完,联想了一下米英,世界的重量担当和工口大使……嗯,他们果然没有骗我。

【冷战组】想把他绑在射击场上射成筛子(欢乐向)

美.国:


“Oh Damn!!!谁来把这该死的锁链打开!”美.国怒骂道,双臂用力晃动试图挣断这些铁质废品。

“老天,真倒霉——”正当他还在射击靶上口吐脏话、怨天尤人的时候,一个白色的人影晃进他的视线,让他不由得屏住呼吸。

“槽儿,俄.罗.斯。”

不过真正让美.国紧张的不是俄.罗.斯,而是——

“你好美.利.坚小傻子,再见美.利.坚小傻子。”俄.罗.斯端起了手上的枪,轻松上了膛,紫色的眼睛透过那扇小镜子盯住了美.国的小心脏,露出甜甜一笑,手指扣住了扳机。

“FUCK!!!俄.罗.斯那个傻逼要开枪了!!!AK47?!你他妈在逗我!看在上帝份儿上,快他妈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...

1/3